•  

     

     

  • 暗无天日 - [假政经]

    2009-07-22

     

     

     

    今日中国,是500年来最黑暗的一天。

          ——且慢抓我,说的是7月22日日全食。

                                                                         @ 连岳

     

     

     

     


  • 用QQ聊天,请注意风险。









  •  

    上一篇日志说到某个老流氓憋着劲儿要在生日派对上骚一把,亮一下风韵犹存的姿态。北平大中小学的学生都“被自愿”参加操演,以练就无敌方阵击败友邦金胖子的阿里郎。

    众所周知,金胖子的阿里郎是显摆给外国人看的,类似于打肿脸充胖子(金胖子本人不需要抽自己了)。但是老流氓的祝寿派对排演却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喜感十足。不信?请看下图——

     

     

    “被自愿”参加保密级别的节目,当然是一个光荣、艰巨的任务啦,于是学校又发了暑假备注——

     

     

     

     

  • 干掉阿里郎! - [假政经]

    2009-07-08

     

    我就知道,某个年近六十却不服老的老流氓,憋着一股劲儿瞅准机会要干掉友邦金胖子的阿里郎的。老流氓的生日就要来了,看看它的庆生节目排练表吧——

     

    待超越的阿里郎(有关阿里郎更详细请猛戳这里)——

     

     


     

     

     

  •  

    【个人声明】  若你装了滤霸,抱歉,请不要与我在网络上有任何私下联系,包括邮件、msn、留言、纸条等。即使谈论的内容并不敏感,我也拒绝这种被第三方窥视的感觉。若非要在网络私下联系不可,请务必事先告知我你装了滤霸。

    http://guolvba.com/

  • 150,000 - [假政经]

    2009-06-05

     

     

     

     

  • 小平何过? - [假政经]

    2009-03-02

     



      9月18日下午,在天安门举行官方追悼会,电视台电台现场直播。我们全楼仅我家有一台9英寸黑白电视机,成了文化中心。午饭后,楼下贺妈妈和李大夫等 老邻居陆续落座,一边安慰痛不欲生的母亲,一边等着看电视直播。我避开她们,独自退到窗口,在离电视机最远的地方坐下。那一刻,我有候鸟般精确的方位感: 我背后正南约五公里是电报大楼,再沿长安街向东约三公里即天安门广场。
      从电视镜头看去,天安门广场一片肃杀,悼念的人们由黑白两色组成,国家领导人一字排开。下午3时,由华国锋主持追悼会。他用浓重的山西口音 宣布:“全体起立,默哀三分钟……”我母亲和老邻居们慌忙站起来。我迟疑了一下,身不由己也站起来,低下头。我到底为谁起立默哀?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我 自幼崇敬而追随过的人,为了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珊珊,还是为了一个即将逝去的时代?

      
      上面是北岛在散文《生者与死者》里描述当年毛竹席驾崩时的情景。看着感到很亲切,因为有过莫名其妙的相同经历——1997年2月份邓酷睿驾崩时的盛况。
      
      相比毛竹席倍受诅咒的遭遇,邓酷睿在我家有着良好的口碑,照我奶奶的说法是“没有邓酷睿搞改革开放,你爷爷都被批斗死了,你爸爸叔叔他们都饿死了”,所以听到邓酷睿驾崩,奶奶还抹了一把老泪,很是动情。
      
      受到奶奶的影响,邓酷睿驾崩也让我感到莫名的伤感——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改革开放,爸爸就饿死了,也就没我了。这么个逻辑下来,就产生了“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我”的傻逼操蛋想法。也就莫名地感激了,莫名地悲伤了。
      
      那会儿正常的电视节目全停了,全换成邓酷睿的纪录片;电台的节目也停了,各地方台甚至直接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了事;所有的国旗都降了一半;各个场合都能听到哀乐……到处都是刻意渲染出来的官方悲情。
      
      当时初中,学校里自然要组织大家听广播,开班会讲讲邓爷爷的光荣和功德,集体默哀吧啦吧啦。大家也就盲目地伤感盲目地深切悼念着。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大半个月,每天早读课学校的广播都会转播相关的悼念节目,悲伤到恶心麻木了,我和同桌的阿新恢复了每天早读课的例行吹水会。 由于气氛过于凝重,我们伏在桌上窃窃私语也显得异常刺耳。某一天被巡堂的教导主任抓到。我们俩被他和班主任请到课室外的走廊上,被循循诱导了一番,直到我 们表示悔不当初辜负了党辜负了改革开放对不住死去的邓爷爷,才放我们回课室上课。
      
      显然我们的遭遇还算幸运,隔壁班的A同学就没这麽走运了。在追悼会上,全校的学生跟着起立、默哀三分钟,该同学不知怎么的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恼羞成怒的班主任抓了出来,训斥了一番,还得写一份检讨。更悲惨的是,他被罚写一百遍“邓小平好”。
      
      可以想象,该同学每写一遍,心里的怨念就会增加一分。同学何过?邓爷爷何过?
      
      折腾死者的事情不休不止,这不,深圳又有102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设"改革感恩日"纪念邓小平了
      
      小平何过? 你们要如此折腾他?

     

  • 不相同 - [假政经]

    2009-01-21

     

    呃,奥总统又上海中国人民了。 丫把法 西 斯和共*产*主*义相提并论咧。 (案发现场在这里

    建议伟大光荣正确的CCTV以后别搞直播了,分分钟玩死自己人。

    不知道哪儿看来的评论——

                  法 西 斯是专门搞外国人,共 产 主 义 专门搞本国人,两者怎么可能会相同呢?

     

     

     

  • 暴雨!暴雨! - [假政经]

    2008-06-14


    2005年那场水淹南头关的大戏,我有幸看到。四处水茫茫,通关大厅也有过踝的积水,小车全冲上通关大厅,慢的就只能看着车顶被大水淹没,从中山公园就得脱鞋涉水,最深处到大腿,过了关,到万佳才能上岸。

    见过被水淹的,但是没见过这么狼狈的。

    然后,就是南头关的改造工程,淹得最厉害的那一块拓宽,分了公车道和小车道,起了两个大的人行天桥。工程完了之后,阳光下的南头关,还真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时间来到2008年的6月13日,这暴雨从12号晚上开始就没有停过,红色暴雨警报持续生效。情况果然不妙,半个深圳被淹。最关注的南头关,经过改造工程的南头关,没有惊喜,再次遭遇没顶之灾。

    107 国道,是进出深圳的大动脉,而南头关是最重要的关卡之一,今天,南头关汪洋一片,107国道关外方向的滞留车辆已经长达十多公里。大动脉成了大停车场,所 有的汽车都熄火安静地停在路上,按照时髦的说法,这些车辆肯定都“情绪稳定”。(截止到23点,107国道上的车辆依旧和谐地呆着,动人气氛保持得很好)

    请看一个网友经过南头关的经历——

    我 是从机场坐大巴往回走的,到了新关口就开始堵车,司机让我们下车自己走。走到107国道的时候,路已经差不多完全被堵,全部都是水,一路走过来,水深都淹 过膝盖,最深的地方水到我腰这里(注:我身高1米6),走路也是三五个人手拉着手前进。走了几个小时走到快到关口,才碰到有人踩单车搭人,从万佳百货到关 口要 25块,还不能讲价,一讲价人家就跑了。没办法还是坐了一电动车到关口,然后四人拼了一辆出租车,才回到家。

    可以想象,官方又会说,遭遇XX年不遇的暴雨。可是,为什么吃一堑,不长一智,只长一智障呢?经过了05年那场暴雨的蹂躏,南头关改造工程为什么不对排水系统进行改造?

    某友说,这样的问题很容易解释的。因为排水系统的坑渠是在地下的,花了大钱去做这样的工程,成绩看不出来的,还不如把大楼重新整饬一遍,多摆几盆花呢。

    一语中的。

    据东莞的肥菜同学反映,东莞也被淹了大半。莞深同命啊。

    浓妆艳抹不能遮掩千沟万壑的老脸,一场暴雨就能把你丑陋的脸庞暴露在世人面前。去他娘的的国际花园城市,去他娘的国家生态园林城市。谁还敢吹嘘深圳城市漂亮,我就对丫竖中指。

    上帝保佑堵在路上的人们。

    【新闻链接】 奥一网深圳暴雨灾情直播


  • 悲情的狂欢 - [假政经]

    2008-05-20


    呆坐了两个小时,写不出啥东西出来。把饭否的几条消息备份一下吧——

    ● 写了删,删了写。悲情太滥,矫情;感动太多,矫情。罢了罢了。我亲爱的朋友们,我爱你们,就是这样。

    ● 在14:28那一刻和之前,悲伤不是刻意的,“我们需要悲伤的聚会来释放悲伤”,这不是廉价的情感。 但集体默哀过后,操蛋的真理部显然在渲染过度的伤感,在刻意营造的氛围之下,个体被迫陷入集体无意识。我们无可选择,无可奈何~

    ● 黑网页、酒吧KTV电影院暂停营业、娱乐节目停播,都是他娘的真理部的指示。人民被迫消费悲情,过度渲染悲情,在悲情中被自己感动,然后三天禁欲期过去,立马甩掉悲情,重新投入到更疯狂的狂欢中去。没错,这就是操蛋真理部的阳谋。不信,我们拭目以待!

    ● 我又拧开电视恶心自己了,真贱。骂了隔壁,恶心了自己再恶心别人,我真够恶心的。各位洗洗睡了吧,容我再用华丽的四十五度仰角凝望星空,再怀疑一下人生。晚安~

     

     

  • 痛悼 - [假政经]

    2008-05-19

     

     

     
     
     
     
  • 不可指望 - [假政经]

    2008-05-18


    昨天的新闻里,胡某人到某救灾现场“鼓舞士气”,全场官兵停止手中的救援工作接收首长的鼓舞。胡某大喊“同志们辛苦了”,官兵山呼“为人民服务”,声音响彻山谷。

    请问,胡某的喊话就能让士兵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吗?如果不能,你他娘的就不能shut up,别到现场添乱吗?

    胡某的讲话持续了三分钟,这满山满谷的士兵在三分钟能多搬多少块石头啊?埋在瓦砾里的“人民”能有多少个奢侈的三分钟可供挥霍啊?

    阿丁说:“这三分钟,足够摧毁所有人存在的幻想了。这个国家不可指望,这个体制不可指望,这个政党不可指望。”(全文在这里

    深有同感。

     

  • 态度 - [假政经]

    2008-05-08

     

    闹运火把来到了深圳。态度——

     



  • 昨晚和朋友聊天,朋友说长沙还是经常停电。

    对呀,那场雪灾不过是两个月前的事情,怎么好像那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呢?

    是我们的政府重建效率太高,还是我们习惯了默默承受,抑或是远离我们的灾情无法持续抓住我们的注意力?

    是什么转移了我们的注意力?是谁不希望我们持续地关注灾区灾情?

    今年的NBA全明星周末是在奥尔良举行,在此之前,很多的球星都到奥尔良社区参与重建工作。三年前发生在大洋彼岸的飓风灾难,也没有离开我们的视线,两个月前身边发生的灾难,却已经被我们遗忘。

    哦。还是有相关的新闻的,今天早上起来,特意留意了一下新闻,发现这么一条新闻:


    汪洋黄华华会见抗灾事迹报告团

    很和谐很胜利很伟大,也很操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