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见你就笑 - [狂想曲]

    2009-08-05

     

    忘了我是谁

     

  •  

    警告:

    内页图片极度低俗,无绿坝护体慎入。

    乱入者,观责自负。

     

    (点击标题进入内页被颜射)

     

     

  • 肠青 - [狂想曲]

    2009-08-02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 琐事 - [世事碎]

    2009-07-27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暗无天日 - [假政经]

    2009-07-22

     

     

     

    今日中国,是500年来最黑暗的一天。

          ——且慢抓我,说的是7月22日日全食。

                                                                         @ 连岳

     

     

     

     


  • 用QQ聊天,请注意风险。









  • 今夜还吹着风 - [狂想曲]

    2009-07-19

     

    今夜还吹着风。

    台风莫拉菲即将莅临本市,风雨先行。

     

    今天扯了很多的淡,还是在手指受伤的情况下,真牛逼~


    大家都有不如意的破事儿,无论说多少客气话表示遗憾,都不能体会当事人纠结之万一。

    每个人的辛酸和苦闷,都得用自己的牙齿撕烂磨碎,然后干咽下去,完了还得跟围观群众道声茄子。


    没事儿,谁没傻逼过呢。承认自己傻逼过是恢复正常的起点。

    出来混,坚强点。


  • - [狂想曲]

    2009-07-18

     

    更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也许这是“成熟”的又一象征。

    抒情地说,这是深沉,更准确的表达,叫虚伪。


    当我扯淡的时候,我很随意;

    当我随意的时候,我很难过;

    当我难过的时候,我很扯淡。


    看吧,上面如此含糊的表达,我都觉得害臊,矫情!

    呵呵~

     

     

  •  

    上一篇日志说到某个老流氓憋着劲儿要在生日派对上骚一把,亮一下风韵犹存的姿态。北平大中小学的学生都“被自愿”参加操演,以练就无敌方阵击败友邦金胖子的阿里郎。

    众所周知,金胖子的阿里郎是显摆给外国人看的,类似于打肿脸充胖子(金胖子本人不需要抽自己了)。但是老流氓的祝寿派对排演却上升到了国家安全的高度,喜感十足。不信?请看下图——

     

     

    “被自愿”参加保密级别的节目,当然是一个光荣、艰巨的任务啦,于是学校又发了暑假备注——

     

     

     

     

  • 干掉阿里郎! - [假政经]

    2009-07-08

     

    我就知道,某个年近六十却不服老的老流氓,憋着一股劲儿瞅准机会要干掉友邦金胖子的阿里郎的。老流氓的生日就要来了,看看它的庆生节目排练表吧——

     

    待超越的阿里郎(有关阿里郎更详细请猛戳这里)——

     

     


     

     

     

  •  

    从下班回家到现在,一直在放Carsick Cars 的两张专辑。尤其是刚出的 You can listen, You can talk.

    可惜,最近的状态是 can listen, cannot talk. 羞于开口和朋友提及内心的想法和感受,觉得没啥好说的,觉得说出来就是他妈的狗屎,觉得,自己挺傻逼的。

    其实,我还是面目从容安详和蔼阳光灿烂的,在人前。回到蜗居的屋子,呃,也还算稳定,一潭死水的那种稳定。

    坏天气总是给人颓废的理由不是麽,也就这么浑浑噩噩吧,不去想其实也不会有啥痛楚。

        

      可怜的人孤独的走在街上
      
      可怜的人最终不知去向
      
      他说他也曾经拥有梦
      
      可是它们全部都被
      
      这城市淹没

                                              @ Carsick Cars 《可怜的人》

     

    晚安,全世界可怜的人,晚是全世界的晚,安是你的!

     


  • 打俾細果陣打你果條佬


    我說好像有颱風在汕頭那邊,家裡有沒有颳風啊。
    他說昨天有風今天停了,很悶熱。

    我說少帶外甥到冷氣房,也別出去串門了。
    他說會注意的,最近天氣熱,你吹冷氣要注意,乍冷乍熱容易感冒。
    我說知道。

    他說工作還好吧。
    我說也就這樣,沒啥勁。
    他說你自己要注意調整心態。

    他說妹妹給你電話了麼。
    我說每天都有聯繫,她在為自己的理想忙碌,挺有幹勁的,累,但挺好。

    他說你妹也不打電話回家,你的話她比較聽,你多提醒她一下。
    我說她也就是急性子,很多事情知道但說不出口。

    他說嗯,我也知道。但就是擔心她壓力大,身體受不了,她就這麼一丁點。
    我說我問過表妹了,都是她在做飯,做得挺好的,吃得也多,還去運動了。
    他說那就好。

    我說姑婆的身體怎樣了。
    他說姑婆彌留狀態了,但她說兒子沒放假,還不會死的。

    他說你打個電話去慰問一下姑婆的家人吧。
    我說很沉重,安慰人的話不會說,不打了。
    他說你就是這樣,唉。

    我說心裡很難受。
    他說這是人的歸宿,你記著姑婆對你的好就是了。

    還想說什麽,卻只是歎了口氣。

    他說你媽手伸著要電話了。你和她聊聊吧。
    我說爸,父親節快樂。
    他說嗯,謝謝。

    。。。


    Ps. 打俾細果陣打你果條佬,意思為“打給小時候打你的那個人”,豆瓣看來的一句話,其實我爸就打過我一次,那是五六歲時,拍全家福,我不喜歡拍照不樂意去,被他用藤條狠抽了幾下。

     

  •  

     

     

    来自 张发财 有食堂

     

  •  

    【个人声明】  若你装了滤霸,抱歉,请不要与我在网络上有任何私下联系,包括邮件、msn、留言、纸条等。即使谈论的内容并不敏感,我也拒绝这种被第三方窥视的感觉。若非要在网络私下联系不可,请务必事先告知我你装了滤霸。

    http://guolv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