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神 - [世事碎]

    2009-06-09

     

    ◇ 饭后用漱口水漱口,电话响,很自然地就把漱口水吞了下去,从喉咙到胃辣到不行;

    ◇ 用消毒水泡毛巾,若干分钟后回去看到毛巾泡在水里,很自然地拧干往脸上一阵狠擦,眼睛鼻子皮肤疼到不行;

    ◇ 两个袜子不同色,该错误是同事在开会的时候友情指出,糗到不行;

    ◇ 吃完饭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只好打电话call人过来江湖救急;

    ◇ 买了菜回来,才发现一丁点儿的盐都没有,无盐之炊,多跑一趟。

    没错啦,最近的主题就是—— 走神 。

     

  • 150,000 - [假政经]

    2009-06-05

     

     

     

     

  • 情归何处 - [听音乐]

    2009-06-05

     

    的专辑没按原计划赶出来。但,依旧是最值得期待的纪念专辑——

     

     

     



  • 这两天在看北岛的《时间的玫瑰》,里面说到一个诗人的诗歌以及生平,西班牙二七一代的代表诗人洛尔加。

    想起林达的《西班牙旅行笔记》也有说到这个西班牙伟大的诗人,今天翻出来看了一遍。北岛从诗人和诗人的诗歌来看那个西班牙那个时代;林达则在时代政治背景下讲述一个诗人悲情飘零的命运。两者对比,饶有味道。


    八卦一枚。原来洛尔加和画家达利(北岛译为达里)曾是情侣,洛尔加在马德里一个寄宿学院求学的时候,曾和达利有着一段形影不离的时光。

    有一回,达里把一张二流作品卖给一对南非夫妇。兴奋之余,他们叫 了两辆出租车回学院,自己坐头一辆,让另一辆空车跟着。此举被马德里富家子弟效法,流行一时。 (北岛 《洛尔加: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

    这让我想起了大家喜欢说的句式—— 等我有钱了,早餐买两杯豆浆,喝一杯,倒一杯。

    嘿嘿,有趣。


      绿啊,我多么爱你这绿色。
      绿的风,绿的树枝。
      船在海上,
      马在山中。

                                          @ 洛尔加 《梦游人谣》




    Ps. 船在海上,马在山中。 怎么我一看到这句,联想到的是 “饭在桌上,我在床上”呢? 



  •  

    18座顶级联赛的桂冠

     

    To be continue, we are on the road to Rome.

     


     

    11. 赖恩 吉格斯(傑斯) Ryan Giggs
    位置: 中场
    总出场: 807
    进球: 148
    加入曼联: 1990年7月9日
    转会费用:
    曾效力的俱乐部:
    曼联初次出场: 1991年3月2对埃弗顿(主场)
    国籍: 威尔士
  • 那晕车的少年 - [听音乐]

    2009-05-11

     

    Carsick Cars 和 嘎调 的巡演深圳站

    张守望这个小正太能做出很华丽的音效,正如张晓舟所说“驾轻就熟地玩转了Sonic Youth式的迷人旋律和吉他噪音”。守望唱得很专注,玩得很开心;李维思像根木桩栋在旁边,用立正姿态全场默默跟进,让你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后面的李青埋头敲鼓,低调而投入。

    很是喜欢他们的表演。

    但是,他们的模仿痕迹还是太重,音效华丽,整个音乐却缺乏冲击力和穿透力。倒是最后一首翻唱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 Sunday Morning,让我鸡皮竖了起来,不由自主地跟唱。

     

    傻逼嘎调。

    设备调不好踢音箱,爆粗,傻逼乐队,不予置评。

    未等表演完我们就离场了(当然也有器材彻底废掉的原因)。

     

     

     

    李青演出前调设备。

    和朋友鸟梦聊过,都喜欢低调的鼓手。

    作为一个鼓手,不该太过张扬炫技(solo时除外)。李青就是这样的一个鼓手。偶尔和主唱守望有所眼神交流,其他时候都是专心投入地埋头敲鼓。

    我喜欢李青。

    而嘎调的鼓手就特作,动作夸张,表情更是欲生欲死,表演味太过强烈,实在作呕。

     

     

  • 哲学家 - [狂想曲]

    2009-05-04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崇拜者,
    每个人都是自己鄙夷的loser。

    而且,每个人都乐意成为别人的崇拜者,介意被人称作loser。


    记得倪匡说过,他是生活在半梦半醒之间的人,很多小说里的情节都是梦里梦到,他从睡梦中跳起来记下,然后才成就天马行空的小说。

    我清楚地记得我在睡梦中构建了一个严谨周密简单易懂能完美解释宇宙万物生生灭灭规律的伟大哲学体系。但是,

    我实在是没有欲望和决心起来记录,等我自然醒之后,这个体系已经分崩离析漏洞百出,记住的一鳞半爪,也就是上面这般粗俗的伪哲语,情何以堪。

    可见,我不能成为一个小说家,也不能成为哲学家。

  •  

    一朋友来信:

    在股票大亏的时候,听不同版本的,不会说话的爱情
    我的眼里也是全天下的水荡开

     

    周云蓬在《不会说话的爱情》里有一句:

    普天下所有的水都在你眼中荡开。

     

    可怜的娃儿~


     

  •  

    2009.04.18 阴雨


    湿腻、压抑、阴沉。



    恐惧,但热爱;深陷其中,但偶尔飞翔。

    张晓舟如是说。



    但飞翔的,不是天使,不是蝴蝶,是吊诡出现在屋子里的蟑螂。

    轰隆隆飞过,他娘的,嚣张的一比。



    我躺在床上,没有拿蟑螂的天敌拖鞋对付它。

    今天累计睡觉时间达到12小时,我感觉得出我的脸浮肿得像浸泡了一周的死尸。

    我木木地看着它悠然地划过我的床尾。


    窗外还在下雨。




    失忆的人在追逐着梦

    风在挽留他们的脚步

    疯狂的人在驱逐着现实 

    云在呼唤他们的名字


    船儿停靠在各自的港湾

    静静地等待潮来潮往

    生命站在各自的彼岸

    遥遥地相对日出日落


                        @ 吴吞 《记忆》

     


  • 年年有今日 - [世事碎]

    2009-04-11

     

    先是姐姐的短信,接着是妹妹堂妹堂弟的,然后是妈妈的电话,老人家还是惦记着有没有吃红鸡蛋,敷衍了几句说吃了蛋糕,生日就算过了。

    农历生日,只有家里人才会记得的生日。如果没有亲人们的祝福短信,我甚至不知道今天就是我的生日。还好,也低调惯了,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也不会错过什么。

    下班想买个黑森林,以示庆祝,但结果还是买了肉松包——谁让今天的肉松撒得尤其多呢?

    就这样,祝我快乐。

     

  • 备选节目两枚 - [往日情]

    2009-04-01

     

    1, 用透明胶布把固定电话的接听弹簧器粘住,然后打电话,引愚人接听。拿起话筒,电话铃还在响,惊栗效果灰常好。

    2, 买一包奥利奥夹心饼,中间那层白色的糖用牙膏取而代之。然后把饼干放到桌上,和大家share。呃,当然,你吃的是好的,别人吃牙膏。怪味奥利奥,余味绕齿三日不绝。


    注: 上述第一条我尝过,第二条我们让别人尝过。呵呵~

  •  

    【按】 从和菜头那里转来的。排序之后,请大家多说一下自己排序的依据。呵呵~

     

    来源:沉船逃生排序问题

    在公海上航行的一艘中国轮船,由于触礁在30分钟内即将沉没。轮船上只有一艘救生船可用,这艘救生船只可以乘坐6人。而这艘轮船上有16个人,他们分别是:

     

    船长 男 36岁
    船员 男 38岁
    盲童 音乐天才
    某公司经理 男 34岁
    副省长 博士 男
    省委副书记 女 42岁
    省委副书记的儿子
    研究生,数学天才 24岁
    某保险公司推销员 白族 女 20岁
    生物学家 女 52岁
    生物学家的女儿 弱智
    公安 女,25岁
    某外企外方总经理 白种人,女,20
    罪犯 孕妇
    医生 男
    护士 女 同性恋
    英雄 女 舍己救人负重伤

     

    请你在5分钟以内按照应该离开的次序对16人进行排序。

     

     

     

     

    (你做好了再往下看我的答案)

     

     

     

     

     

     

     

     

     

     

     

     

     

     

     

     

     

     

     

     

     

     

     

     

     

     

     

     

     

     

     

     

     

     

     

     

     

     

    我的排序,顺序依次排列:


    船员  (必须掌控好逃生船)

    医生    (茫茫大海,医生很重要,先上船负责照顾其他病人女士)

    24岁男数学天才 (在海上还是需要年轻力壮的男人的,前上船为了接应以下人士)

    重伤女英雄 (病残优先)

    盲童  (病残儿童)

    罪犯 孕妇   (两条人命呢)


    接着的根据病残、女士、老幼、男士排列,社会职务不在考虑行列,另,船长必须最后弃船。



    很难抉择,你如何排序呢?

  • 地球一小时 - [世事碎]

    2009-03-28

     

    2009.03.28 20:30~21:30 地球一小时

    除了手机,关掉了所有的电器。

    点上一支蜡烛,摊开信纸,写了一封信。

     

     

     

     

     

  • - [世事碎]

    2009-03-26

     

    很多很多的东西缠绕在脑海里,却懒得把它整理出来。

    就不管它先吧。让它们在潮湿的四月发毛长霉生锈烂掉。

    此博暂停一个月。

    阳光贱卖的五月再见。

     

  • 残酷的现实 - [狂想曲]

    2009-03-23

     

    剪头发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

    事情是这样的。我年轻的时候,去剪头发,洗头的姑娘都会搭讪要不要特别服务——别想歪哦,比如电发,比如染一个颜色,比如换个发型,毫不例外,她们都会说:“这是最近很流行的(电发/染发/碧咸发型)”。 大二的惨绿少年就曾这样被一个姑娘说服电了头发。那会还特傻逼,没打听清楚电发多少钱就答应做了,结果整个过程如坐针毡,担心自己口袋里的五十大洋不足以喂饱黑心店家,被黑社会背景的发廊老板追斩九条街。幸好店家不算黑,五十元还给找回五元钱。 电发的收获当然是同学们丧心病狂的嘲笑啦,幸好寝室里司机和阿四都是钢丝擦头,大家也算是见惯不怪了。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去到发廊,都没有洗头妹来推荐新发型染发了。每次坐下,都是默默地洗,顶多问多句“这样的力度够吗”,洗完转移到发型师那里,发型师问了剪什么之后又是默默地剪,默默地!没有推荐!没有游说!没有蛊惑!就这么默默地剪完拉倒!哦天哪天哪天哪,我就过了那个追赶时髦的年纪了吗?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残酷现实,就是—— 我不再年轻了!我过了那个追赶时髦的年纪了!

    真是百感交集,无语凝噎啊。

     

    PS: 除了感叹年华易逝青春不在,剪头发的时候还在琢磨一个事情。如果要刺杀某某元首,腐化买通他的发型师是最可靠的,让元首的脑袋暴露于利刃之下,机会多么难得啊。然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