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输球 - [迷体育]

    2009-03-22

     

    Fulham 2-0 Manchester United

     

    scholes犯傻是灾难的开始。但上半场曼联的狗屎表现也活该输球。

    可惜的是下半场这么努力也没能扳回来,算是遗憾。

    近四年来的首度连败也该让球队冷静冷静了,别奢谈四冠王五冠王,一场场地认真踢好吧。

    从来就没有顺风顺水的好事,从落后七分到领先七分,这本就是有运气的成分,不是么?现在不过是回到正常的竞争状态罢了。

    MU,fighting~

     

     

  • 离别多哀感 - [狂想曲]

    2009-03-09

     

    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

    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

    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这让人心慌。

     

     




  • 2009年3月8日,深圳,阴天。

    开得灿烂的花儿在阴天里显得更为扎眼,路边的紫荆花和杜鹃花甚是好看。

    ——呃,被我想起来了。那天被难倒的那些花儿原来叫杜鹃。当时挠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今天,答案却不期而然就蹦了出来。呵呵~


    哦,还有木棉花。

    孤零零的木棉树,远远望去,看不见一片绿叶。满枝的木棉花,饱满坚挺,鲜艳欲滴(呃,别想歪)。


    小时候写到木棉,都是要写写它的孤傲高贵品质的。今天主题要不要升华一下?


    这样说可以不?

    ——我们也该学习木棉花这种aza~aza~fighting的精神!

     

     

  • 取悦 - [世事碎]

    2009-03-08

     

    祝世界的另一半快乐并请世界的这一半取悦那另一半。

                                                      @ 鸟与梦不行

    嗯,必须的。

     

  • 青春是只壁虎 - [狂想曲]

    2009-03-06

     

    昨天早上,09年第一场暴雨,第一声春雷。

    今早,又是乌云盖城,狂风暴雨。每一寸空间都充斥着水汽。

    于是我那本就脏兮兮的屋子变得又湿又腻,难以立足。

    又于是,下班回来我就拿起扫把地拖,弄好消毒水,把整个房间擦洗了一边。

    此刻,屋子里弥漫着滴露消毒水热情但不突兀的味道,让人欣慰,给人安全感。

     

    天气阴翳,也没有做饭的情绪,最近都以面条米粉度日。

    当我郁闷的时候,我就称它为“愁丝千万缕”,愉悦的时候,我就叫它“灿烂阳光面”。有时它又叫“一团乱麻”,有时又是“情深意长”,又或者叫“此恨绵绵无绝期”。

    当我想你的时候,我就会认认真真地做一个“洋葱虾仁炒蜜丝”。

     

    标题来自饭否赖宝人人都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可惜青春是只壁虎。

     

  • 小平何过? - [假政经]

    2009-03-02

     



      9月18日下午,在天安门举行官方追悼会,电视台电台现场直播。我们全楼仅我家有一台9英寸黑白电视机,成了文化中心。午饭后,楼下贺妈妈和李大夫等 老邻居陆续落座,一边安慰痛不欲生的母亲,一边等着看电视直播。我避开她们,独自退到窗口,在离电视机最远的地方坐下。那一刻,我有候鸟般精确的方位感: 我背后正南约五公里是电报大楼,再沿长安街向东约三公里即天安门广场。
      从电视镜头看去,天安门广场一片肃杀,悼念的人们由黑白两色组成,国家领导人一字排开。下午3时,由华国锋主持追悼会。他用浓重的山西口音 宣布:“全体起立,默哀三分钟……”我母亲和老邻居们慌忙站起来。我迟疑了一下,身不由己也站起来,低下头。我到底为谁起立默哀?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我 自幼崇敬而追随过的人,为了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珊珊,还是为了一个即将逝去的时代?

      
      上面是北岛在散文《生者与死者》里描述当年毛竹席驾崩时的情景。看着感到很亲切,因为有过莫名其妙的相同经历——1997年2月份邓酷睿驾崩时的盛况。
      
      相比毛竹席倍受诅咒的遭遇,邓酷睿在我家有着良好的口碑,照我奶奶的说法是“没有邓酷睿搞改革开放,你爷爷都被批斗死了,你爸爸叔叔他们都饿死了”,所以听到邓酷睿驾崩,奶奶还抹了一把老泪,很是动情。
      
      受到奶奶的影响,邓酷睿驾崩也让我感到莫名的伤感——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改革开放,爸爸就饿死了,也就没我了。这么个逻辑下来,就产生了“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我”的傻逼操蛋想法。也就莫名地感激了,莫名地悲伤了。
      
      那会儿正常的电视节目全停了,全换成邓酷睿的纪录片;电台的节目也停了,各地方台甚至直接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了事;所有的国旗都降了一半;各个场合都能听到哀乐……到处都是刻意渲染出来的官方悲情。
      
      当时初中,学校里自然要组织大家听广播,开班会讲讲邓爷爷的光荣和功德,集体默哀吧啦吧啦。大家也就盲目地伤感盲目地深切悼念着。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大半个月,每天早读课学校的广播都会转播相关的悼念节目,悲伤到恶心麻木了,我和同桌的阿新恢复了每天早读课的例行吹水会。 由于气氛过于凝重,我们伏在桌上窃窃私语也显得异常刺耳。某一天被巡堂的教导主任抓到。我们俩被他和班主任请到课室外的走廊上,被循循诱导了一番,直到我 们表示悔不当初辜负了党辜负了改革开放对不住死去的邓爷爷,才放我们回课室上课。
      
      显然我们的遭遇还算幸运,隔壁班的A同学就没这麽走运了。在追悼会上,全校的学生跟着起立、默哀三分钟,该同学不知怎么的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恼羞成怒的班主任抓了出来,训斥了一番,还得写一份检讨。更悲惨的是,他被罚写一百遍“邓小平好”。
      
      可以想象,该同学每写一遍,心里的怨念就会增加一分。同学何过?邓爷爷何过?
      
      折腾死者的事情不休不止,这不,深圳又有102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设"改革感恩日"纪念邓小平了
      
      小平何过? 你们要如此折腾他?

     

  •  

    收到来自yu老师转发的邮件。yu老师还说——

    其实我们很幸福的。

    的确。

     

     

     

  • 没有标题 - [世事碎]

    2009-02-25

     

    需要特别补充的是,周日好吃的沸腾鱼沸腾蛙之后,我右下半瓣嘴唇起了一串——注意,是一串——的泡。

    异常丑陋。异常难受。

     

    曼联惜平国米,憾。不过无所谓,回到老特拉福德再蹂躏国米。

     

    前几天碰到两位深圳文青界的文青,有两句话要mark一下。

    从初次见面到结婚不到一个月的闪婚文青X提到这奇妙的爱情说——

    遇到一个真正爱的人,那种爱的感觉很辽阔,没有尽头。

    辞职奔赴西北游荡一个月的文青Y对时间的观念——

    你的人生,为什么说你不能掌控时间啊?

     

    呵呵~

     

  • 贰货节 - [世事碎]

    2009-02-24

     

    毫无疑问,2月22日是贰货节。

    可惜,猪脚来去这个贰货的飞机延误,不能出席广州贰货的群P会。

    地点改到了大学城中的一村子,目标是传说中吃过都赞的沸腾鱼。

    试图跟老板娘套个近乎,好搞清楚沸腾鱼滋滋滋沸腾的原理,可惜丫以商业机密回绝了我。

    总之,没有让人失望,沸腾鱼果然很赞。

    感谢出席的贰货: 毒书、青桦、小丁、八戒 (致谢排列不分先后)。

    吃过鱼,做东的小丁带我们逛了一圈硕大无朋的广大,见识了人满为患的广大商业城餐厅。还在后面玩了投篮机,出了一身汗。很累很过瘾。

     

    之前一天在广州则是累且有意义的行程,具体的就不描述了,mark一下即可。

     

    最后,提一下,示爱的请留我能认出来的名字。不然有暧昧了我还不知道对象是谁,亏死了~

     

  • 我是傻逼 - [狂想曲]

    2009-02-20

     

    承认自己傻逼过龌龊过,是正常生活的开端。

    没错,我就是傻逼。

    你别笑,你也是。

     

     

  • 沙扬娜拉 - [狂想曲]

    2009-02-19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

    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沙扬娜拉!

     

     

    这首诗是狗屎。去你妈逼的傻逼文艺feel。

    甜你妈逼蜜。沙你妈逼扬,娜你妈逼拉。

    操操操,操完就撤,洗洗睡。

     

    友情提示:本博客将转型走低俗路线,每日爆粗一篇,争取让博客大巴登上低俗榜。对粗口反感者慎入。

     

     

  • 无题 - [狂想曲]

    2009-02-13

     

    我只不过是为了储存足够的爱

    足够的温柔和狡猾

    以防 万一

    醒来就遇见你

     

                               

     

     

     

     

    我只不过是为了储存足够的骄傲

    足够的孤独和冷漠

    以防 万一

    醒来你已离去


                                —— 夏宇 @ 《冬眠》

     

     

  •  

    今天,立春。

    农历正月初十,我家赏灯。

    春天来了,秋天还会远麽?

    嗯哼~

     

     


     

     

     

     

  •  

    昨天下午经过的那个城市,又在梦里出现。同时还有那个人,模糊的脸。

    忘不了一个人,就狠狠记住吧。

    嗯哼,傻逼文艺feel,如此罢了。


  •  

                   莫愁前路无知己,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鸣谢: 胖马、醉钢琴

     

     

    Neal Casal - Pray Me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