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标题 - [世事碎]

    2009-02-25

     

    需要特别补充的是,周日好吃的沸腾鱼沸腾蛙之后,我右下半瓣嘴唇起了一串——注意,是一串——的泡。

    异常丑陋。异常难受。

     

    曼联惜平国米,憾。不过无所谓,回到老特拉福德再蹂躏国米。

     

    前几天碰到两位深圳文青界的文青,有两句话要mark一下。

    从初次见面到结婚不到一个月的闪婚文青X提到这奇妙的爱情说——

    遇到一个真正爱的人,那种爱的感觉很辽阔,没有尽头。

    辞职奔赴西北游荡一个月的文青Y对时间的观念——

    你的人生,为什么说你不能掌控时间啊?

     

    呵呵~

     

    分享到:
   

    评论

  • 死李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