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平何过? - [假政经]

    2009-03-02

     



      9月18日下午,在天安门举行官方追悼会,电视台电台现场直播。我们全楼仅我家有一台9英寸黑白电视机,成了文化中心。午饭后,楼下贺妈妈和李大夫等 老邻居陆续落座,一边安慰痛不欲生的母亲,一边等着看电视直播。我避开她们,独自退到窗口,在离电视机最远的地方坐下。那一刻,我有候鸟般精确的方位感: 我背后正南约五公里是电报大楼,再沿长安街向东约三公里即天安门广场。
      从电视镜头看去,天安门广场一片肃杀,悼念的人们由黑白两色组成,国家领导人一字排开。下午3时,由华国锋主持追悼会。他用浓重的山西口音 宣布:“全体起立,默哀三分钟……”我母亲和老邻居们慌忙站起来。我迟疑了一下,身不由己也站起来,低下头。我到底为谁起立默哀?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我 自幼崇敬而追随过的人,为了献出自己年轻生命的珊珊,还是为了一个即将逝去的时代?

      
      上面是北岛在散文《生者与死者》里描述当年毛竹席驾崩时的情景。看着感到很亲切,因为有过莫名其妙的相同经历——1997年2月份邓酷睿驾崩时的盛况。
      
      相比毛竹席倍受诅咒的遭遇,邓酷睿在我家有着良好的口碑,照我奶奶的说法是“没有邓酷睿搞改革开放,你爷爷都被批斗死了,你爸爸叔叔他们都饿死了”,所以听到邓酷睿驾崩,奶奶还抹了一把老泪,很是动情。
      
      受到奶奶的影响,邓酷睿驾崩也让我感到莫名的伤感——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改革开放,爸爸就饿死了,也就没我了。这么个逻辑下来,就产生了“没有邓爷爷就没有我”的傻逼操蛋想法。也就莫名地感激了,莫名地悲伤了。
      
      那会儿正常的电视节目全停了,全换成邓酷睿的纪录片;电台的节目也停了,各地方台甚至直接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了事;所有的国旗都降了一半;各个场合都能听到哀乐……到处都是刻意渲染出来的官方悲情。
      
      当时初中,学校里自然要组织大家听广播,开班会讲讲邓爷爷的光荣和功德,集体默哀吧啦吧啦。大家也就盲目地伤感盲目地深切悼念着。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大半个月,每天早读课学校的广播都会转播相关的悼念节目,悲伤到恶心麻木了,我和同桌的阿新恢复了每天早读课的例行吹水会。 由于气氛过于凝重,我们伏在桌上窃窃私语也显得异常刺耳。某一天被巡堂的教导主任抓到。我们俩被他和班主任请到课室外的走廊上,被循循诱导了一番,直到我 们表示悔不当初辜负了党辜负了改革开放对不住死去的邓爷爷,才放我们回课室上课。
      
      显然我们的遭遇还算幸运,隔壁班的A同学就没这麽走运了。在追悼会上,全校的学生跟着起立、默哀三分钟,该同学不知怎么的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被恼羞成怒的班主任抓了出来,训斥了一番,还得写一份检讨。更悲惨的是,他被罚写一百遍“邓小平好”。
      
      可以想象,该同学每写一遍,心里的怨念就会增加一分。同学何过?邓爷爷何过?
      
      折腾死者的事情不休不止,这不,深圳又有102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设"改革感恩日"纪念邓小平了
      
      小平何过? 你们要如此折腾他?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