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学家 - [狂想曲]

    2009-05-04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崇拜者,
    每个人都是自己鄙夷的loser。

    而且,每个人都乐意成为别人的崇拜者,介意被人称作loser。


    记得倪匡说过,他是生活在半梦半醒之间的人,很多小说里的情节都是梦里梦到,他从睡梦中跳起来记下,然后才成就天马行空的小说。

    我清楚地记得我在睡梦中构建了一个严谨周密简单易懂能完美解释宇宙万物生生灭灭规律的伟大哲学体系。但是,

    我实在是没有欲望和决心起来记录,等我自然醒之后,这个体系已经分崩离析漏洞百出,记住的一鳞半爪,也就是上面这般粗俗的伪哲语,情何以堪。

    可见,我不能成为一个小说家,也不能成为哲学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