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法犬儒的时代 - [他山玉]

    2007-06-02

    我不炒股,股民损财时自可不出声,我不是厦门人,他们被熏死了也自可不出声。每一个人作如是想,嘿嘿,有人会很高兴的。有人曾在这里讥讽我,说男人最爱搞的是政治和女人。我厌恶这种愚民。没错,你好清高,等那个谁掳光你的钱,拆光你的屋,熏晕你全家,而无一人声援你,看你还能不能说出这样的蠢话

    狭义上的政治,是一潭混水,谁爱趟谁趟,趟出名了,便是成功政客。广义上的政治,是生活方式,是空气和水,是事关无数人切身利益的博弈。

                                                                                                                  ——刘原 《无法犬儒的时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