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残酷的现实 - [狂想曲]

    2009-03-23

     

    剪头发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

    事情是这样的。我年轻的时候,去剪头发,洗头的姑娘都会搭讪要不要特别服务——别想歪哦,比如电发,比如染一个颜色,比如换个发型,毫不例外,她们都会说:“这是最近很流行的(电发/染发/碧咸发型)”。 大二的惨绿少年就曾这样被一个姑娘说服电了头发。那会还特傻逼,没打听清楚电发多少钱就答应做了,结果整个过程如坐针毡,担心自己口袋里的五十大洋不足以喂饱黑心店家,被黑社会背景的发廊老板追斩九条街。幸好店家不算黑,五十元还给找回五元钱。 电发的收获当然是同学们丧心病狂的嘲笑啦,幸好寝室里司机和阿四都是钢丝擦头,大家也算是见惯不怪了。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去到发廊,都没有洗头妹来推荐新发型染发了。每次坐下,都是默默地洗,顶多问多句“这样的力度够吗”,洗完转移到发型师那里,发型师问了剪什么之后又是默默地剪,默默地!没有推荐!没有游说!没有蛊惑!就这么默默地剪完拉倒!哦天哪天哪天哪,我就过了那个追赶时髦的年纪了吗?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残酷现实,就是—— 我不再年轻了!我过了那个追赶时髦的年纪了!

    真是百感交集,无语凝噎啊。

     

    PS: 除了感叹年华易逝青春不在,剪头发的时候还在琢磨一个事情。如果要刺杀某某元首,腐化买通他的发型师是最可靠的,让元首的脑袋暴露于利刃之下,机会多么难得啊。然否?

     

     

  • 两件事 - [世事碎]

    2008-05-27


    第一件事: 榜样胖马说“离开了情绪化十足的粗口,你可以清晰完整地表达思想吗”,我想我是可以的。所以,我决定,今天开始一个星期内不说粗口,文字方式和口语方式都不说。一个星期之后注意控制,争取少说;

    第二件事: 剪了一个有史以来最短的头发,稍微走快两步就能感觉到凉风过境。

    还有一件好事和一件吉凶未明的事,都还不能说。

    嗯,就这样。